2014年05月21日

妥善部署 多元投资 羊羊得「益」丰收年。

  妥善部署多元投资羊羊得「益」丰收年 对于2015羊年投资愿望,投资者当然祈求每个投资都能「羊羊」得「益」,过个丰收年!然而,2015年全球经济充满不確定性,加上国际原油价格重挫和令吉走贬,导致大马经济前景蒙尘,马股也较为波动且充满变数。今年的羊儿能否在投资世界里有所斩获,成功避开草原上的断崖深谷,到达最肥沃的青葱草原吃草呢?《东方投资》综合了多家投行对大马和区域的经济与投资展望,让投资者能够在羊年更好地布署投资策略以及掌握投资方向。多家投行对大马今年的经济展望倾向负面,其中包括肯纳格投行、兴业投行、以及安联星展研究;同时,我国政府也因为国际油价节节败退,而在上个月重新 修订2015年財政预算,包括將今年的经济成长预测,从原本的5%至6%,下修至4.5%至5.5%,以及把今年的財政赤字目標从原本的3%,调高至 3.2%。然而,投行对今年的经济成长预测比官方预测谨慎,肯纳格投行將大马2015年的经济成长预测从原本的5.5%,下调至5.1%;兴业投行也將成长预测设在4.8%至5%;而安联星展研究更直接地点出——大马將不会是外资的首选投资地点!令吉 原油 財赤 主宰今年经济安联星展研究主管程宏扬表示,「基于令吉兑美元匯率走软,加上国际原油价格暴跌等不利因素,引发投资者对大马经济和財政赤字的隱忧,外资纷纷流出大马市场。」同时,肯纳格投行研究主管陈建尧表示,原油价格除了让本地油气业表现疲软外,马股整体企业盈利表现也平平。他说,已观察到我国不少企业在去年的成长出现放缓的跡象,预计今年將会持续疲弱的趋势,盈利成长预计持平。「马股整体企业盈利成长在2014年首9个月仅成长1.1%,表现低于预期。因此,我们也对2014全年马股整体企业盈利成长预测,从之前的4.3%,下调至1.3%。」除了外围环境的影响,即將在今年4月1日开跑的消费税,可能衝击消费者的情绪,除增添市场的不確定性,或將对大马的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在国內高通胀的年代,消费税可能进一步推高通胀。在成本不断攀高下,预料將打击国內消费者的情绪和心態。根据大马经济研究院的调查结果显示,2014年末季的消费者信心指数按季暴跌15点,至83点水平,消费情绪不乐观。这显示出,消费税的实施將使得国內需求放缓。肯纳格投行关注实行消费税后对私人领域的影响。陈建尧解释说,「这是因为该领域为GDP贡献超过50%比重,而且过去每年都成长6至7%。然而,消费税实施后,市场消费情绪预料將会受到影响,这间接將衝击私人领域的表现。」OPR料维持3.25%另外,兴业资產管理首席投资员何家豪也提到,由于国家经济成长放缓,预计国家银行今年將不会调整隔夜政策利率,这表示今年的利率预计將维持在3.25%。另一方面,展望令吉匯率时,陈建尧表示,令吉的走势除了受到美元在短时间內迅速走强的影响,也將取决于我国的財政赤字水平。他说,我国2014年的財政赤字达3.7%,不过,他预测,2015年財政赤字將从去年的3.7%,减至3.5%。换句话说,他认为,政府今年无法达到修订后的財政赤字目標3.2%。首相兼財长拿督斯里纳吉在上个月20日宣佈修订財政预算案时,將今年的財政赤字目標,从原先占国內生產总值的3%,调整至3.2%。无论如何,他认为,只要赤字减少,对令吉匯率而言,就是正面的消息。「儘管可能无法达到3.2%的赤字目標,但相比去年则有所改善。因此,在国家经济基本面改善的情况下,匯率估计会反弹。」他预测,令吉兑美元匯率將在今年杪回稳至3.43令吉兑1美元。然而,程宏扬却持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令吉贬值导致以令吉计算的政府债券受到重创,引发大马財政赤字恶化的隱忧。「外资持有的政府债券佔政府公债总额的45%,加上美国可能在今年下半年升息,预料將加剧债券市场的激烈震盪,影响赤字水平。」程宏扬补充,油价暴跌影响国家收入,因此,我国经济风险亦相应提高。「截至去年,大马外匯储备金对短期外债比率是103%,相比其他亚洲国家的平均在200%以上,也是本区域最低水平。」评级下修风险菲律宾的外匯储备金和短期外债比率是828%,是亚洲国家最高。在经济普遍不看好的情形下,大马国家债务受到国际评估机构的关注,隨时將有下修评级的风险。另外,程宏扬也指出,2014年大马的家庭债务佔国內生產总值比例高达87.1%,高居亚洲国家榜首。此外,何家豪认为,过去6个月內令吉不断走弱,是因为投资者对国际原油价格不断走跌,而对大马的经济前景引起担忧。无论如何,他相信,令吉未来两年內会回稳。他说,「全球经济料可在未来一两年內料將回稳,因此原油价格也会隨之回稳,达到每桶60至70美元,届时令吉將会趋稳。」他称,原油下跌將拖慢高成本开採石油活动,也令產量减少,进而带动油价反弹。油气股或触底回稳说到国际原油,在去年下半年隨著油价狂泻至每桶50美元以下,大马油气股遭受巨大打击,更让国家石油宣布削减资本开销,油气领域顿时哀鸿遍野,投资者谈「油」色变。如今,原油价格已连续5个星期在每桶50美元水平,而布伦特原油更在2月13日升破每桶60美元,这是否意味著原油价格已「触底反弹」?我国油气领域有望进一步翻身呢?对于近期油气领域公司的股价表现,陈建尧提出了他的看法。他认为,气股可能已经触底,然而今年不会大幅度扬升,而倾向于回稳。他补充说,「在2008年7月至12月,国际原油价格也出现近80%的巨大跌幅,比2014年的跌幅更大,而当时的油气股整体跌幅达40%,两者跌 幅比例为2:1。如今,原油价格再度出现约50%的下跌,而整体油气股项跌幅接近25%,也是接近2:1的比例。因此,我才会认为,油气股的股价走势可能 已经触底。」2008年7月3日,国际原油价格达到了原油史上最高价位,即每桶145美元后,开始连续6个月的狂泻,直到当年的12月,纽约原油及布伦特原油分別重挫75%与77%,去到每桶36美元及33美元。与此同时,程宏扬认为,国际原油价格目前在每桶45美元企稳,今年预料不会显著下跌。他建议投资者可寻找被严重拋售的优质股项,如国油气体。另外,受惠于原油价格暴跌的国家能源,也是他推荐的股项之一。股市仍是首选展望富时大马综指2015年的表现,3家投行看法有异。安联星展研究较为看淡,预测今年的综指將会跌至1750点水平;兴业投行则抱持中和的看法,预测今年综指原地踏步,年杪目標价位为1860点;而肯纳格投行则最为乐观,认为综指年底將会衝上1925点。其实,1925点是肯纳格投行调整后的年杪目標价,原本的目標价是1950至1980点。肯纳格投行做出调整是因为油气股及令吉匯率表现对马股造成不小的衝击。在2项因数多变的笼罩下,该投行预测今年走势可能较为不稳定。儘管如此,在市场环境一片低迷下,大部份投行认为股市是目前最佳的投资工具选择。安联星展研究建议投资者留意派发高股息的政府官联机构,以及將受惠于捷运工程和大道等基建工程的建筑股,如金务大 、怡保工程、睦兴旺工程和鹏达集团 。此外,投行也普遍看好可以从令吉贬值受惠的出口领域,如电子和电器產品股、代工生產商及手套生產商。他们看好的股项,包括友尼森、贺特佳、东益电子。另外,肯纳格投行也提到,日圆贬值也会对成功汽车带来正面效应。亚洲市场受瞩目综观2015年全球企业以及股市表现,瀚亚投资首席投资员曾繁辉预测,亚洲企业盈利成长强劲,因此最看好亚洲市场。他说,韩国股市预料以近20%的成长幅度,领先全球各国股市;印度则坐亚望冠,预计也有16%的成长。此外,新加坡兴业侨丰资產管理首席投资员李凯扬认为,亚洲主要经济国在2015至2016年的经济成长,预料將会高于2014年。他预测印度经济在2015和2016年將成长6.2%、台湾经济预测將成长3.6%、韩国预计將成长3.5%、香港和日本经济则预料分別成长2.9%和1.2%。针对中国经济成长,曾繁辉和李凯扬都认为,中国经济將在2015至2016年面对放缓的挑战。李凯扬说,「在经济处于转型阶段的中国,將会面对经济放缓的挑战。我们预测中国在未来2年內取得较低的6.9%经济成长。」曾繁辉则预测,中国经济2015和2016年预计成长6.8%及6.3%,低于2014年的7.4%成长。东盟4大趋势至于东盟市场,李凯扬预测东盟未来將出现4个大趋势,即:人口统计/消费、基础设施、外来直接投资以及东盟经济共同体。李凯扬建议投资者可考虑投资东盟,主要是因为东盟国家拥有强劲的成长潜能、劳工便宜以及年轻的人口。「在10个东盟成员国中,有8个平均人口年龄在24岁以下,其中大马约有46%的人口低于24岁,是个年轻的国家。」若和亚太区相比,东盟指数指数在2009至2014年间,回酬率达31%。李凯扬透露,「在过去7年,兴业侨丰分析员给予东盟国家的投资评级当中,有4次是超越大市,2次符合预期以及1次跑输大市。」他指出,东盟的国內生產总值在2015和2016年预增长4.8%,高于美国的3%和欧洲的1.7%。「东盟国家盈利增长在未来將达到10至11%,比美国、欧洲、新兴国家和中国更加强劲。」在东盟股市当中,曾繁辉最看好菲律宾市场。他说,低原油价格对多数亚洲国家有利。根据瑞银数据显示,亚洲国家的国內生產总值因低油价而有所增长。以每桶60美元的油价计算,亚洲国家当中,菲律宾国內生產总值的额外增幅最大,达1%。「菲律宾的经济將维持成长动力,国內生產总值预计將维持在6.2%。受惠于低油价,菲律宾国內通胀率温和,在这利好的宏观经济基本面上,將有助于菲律宾的企业盈利成长,今年当地的企业盈利成长预计为14.3%。」结语:纵观各投行的预测及分析,缠绕的经济课题,將继续是围绕著令吉匯率走势、原油价格以及预算案赤字。三者都是牵动大马经济的大动脉,稍微有错失將影响经济成长。此外,即將在4月1日落实的消费税,增添消费市场的不確定性,市场的预测倾向负面。至于亚洲区域,特別是东盟成长受到市场瞩目,较低原油价格带动下,东盟在羊年有令人期待的成长表现,它是否能长期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成长带来积极效应,將是市场未来的关注点。